祭文

16 11月

祭文

我想用三天的时间,去写完两篇祭文

 

“帮我看看这款手表怎么样吧?”聊天框里是一串长长的链接,艾兔扫了一眼又切回了winrar,之前有一个主题没有正常封包,需要自己做一件自解压的exe主题。

“土豪的世界真是不懂啊。”艾兔叹了口气,用勺子舀了一勺果酱,单手敲着键盘抱怨道。

QQ继续闪烁着,艾兔心烦的将鼠标划到企鹅头上,正想点全部取消,哥哥的消息赫然在最上面。

给我打电话。

“完了没有手机号了啊~手机号~”艾兔拿打开通讯录,上下划着,之前换卡的缘故,手机号全都弄丢了。想着接下来哥哥的埋怨,艾兔硬着头皮回了句:“给我手机号,我弄丢了。”

另艾兔意外的是,哥哥很快的回复了手机号,而且没说什么。

真是奇怪啊。艾兔这样想着,拨通了哥哥的电话

“你知道吗,你家里出事了。”

“啊….?”

“别说了,现在给你导员请假,至少3天。”

“怎么了?”艾兔心中闪过不好的预感,能想到的只有爷爷的身体不好。

“别多问了,现在回家。”哥哥语气沉重说,“现在去请假,我在车站等你。”说着就挂了电话。

尊敬的用户您好,山东济南的138026xxxxx在11月14日12:59拨打过您的电话,请及时联系。

艾兔看着状态栏飘过的信息,心中一紧,紧接着又是第二个电话,忐忑的划向接听后是妈妈带着哭腔的声音:“你爷爷老了,快点回家。”身后吵杂的声音隐约可以有人在痛哭。

“哦。”艾兔的声音带上了哭腔,“我哥哥给我打电话了,我这就请假。”

“快点回来。”说着妈妈挂断了电话,艾兔猛地起身,“谁有导员电话,快点我家里出事情了!”

舍友还没念了一半,艾兔就看到通讯录中出现了“导员”的名片。简单说了几句,就挂了电话开始收拾背包。

“把书都倒出来!”室长在上铺对着艾兔说,“没事你别管了,这里我帮你收拾。”

艾兔手忙脚乱的把书倒了出来,一把拿起笔记本塞进书包,由扯下充电器,手却越抖越厉害,反复两三次才把充电器放进去。然后背上书包就往楼下跑。

“拿件厚点的衣服啊!外面冷!”室长追着艾兔塞进包里一件保暖内衣,“你现在别急,外面车子开不了。”

“没事。”

艾兔曾想过亲人逝世是多悲伤的事情,也曾恐惧过至亲的离开,但是当这些事真正发生的时候,艾兔反而觉得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悲痛,从电话那端传来的消息轻飘飘的没有什么实质感,自己甚至哭不出来。

背包拍在身上,艾兔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,甚至还幻想着能见爷爷最后一面。

爷爷离开了,会怎么样呢。

艾兔想着。

两三年前,艾兔和爷爷一起在阳台上,爷爷突然说了句:“我还不知道能活几年,现在把能做的都做了,明年还不知道有没有我这个人。”

当时鼻子一酸,用责备的语气说:”别瞎说,你还得看我结婚抱孙子。”

再往前,就是艾兔初三的时候,爷爷突然吃不下饭,去医院检查是食道癌,当时妈妈哭着告诉自己这个消息,早上和同学结伴去学校的时候,说起这件事就哭了起来,生怕之后的检查结果是恶性。

所幸是良性,后来切除后爷爷恢复的很好,除了一天要吃五六次饭以外,其他的都很好。

所以艾兔就以为爷爷的癌症好了,恢复的很好,就没再想过这件事,或者刻意的去遗忘这件事。

“你爷爷住院你知道吧?”在车上哥哥问道。

“我不知道……”艾兔感觉自己就像犯了不小的错误,“之前我往家里打电话,我妈就说我爷爷身体很好,住了几天院打营养针后来就回家了。”

“那是癌症扩散了,都瞒着你啊。”

“啊……”艾兔心中一梗,是的,自己忽略了什么,之前爷爷吃不下东西,开学前对自己反复交代,隐约的在心中穿起了一条线。

艾兔在想,开学之前,自己忙着收拾东西,却没有好好的和爷爷说句话,好好的道声别。却不曾想,这一次离开就成了诀别。

这样想着,艾兔的眼泪就止不住的滑落,如果自己不急着回学校就好了,如果自己好好的在假期陪陪爷爷就好了。

但是说这些都晚了,艾兔在后座上默不作声的擦掉眼泪。

刚 上高中时,艾兔还记得,那天回家比较饿,又没有什么吃的,就吃了两个爷爷煮的茶叶蛋。从那以后,每次回到家,艾兔总能看到爷爷煮好的茶叶蛋,说实话艾兔并 不喜欢吃茶叶蛋,那天只是单纯的饿了,但是却又不好意思对爷爷说出口,每次爷爷问:“带几个走吧?”就会用无语的语气回答,“我不想吃啊,在学校也没时间 吃啊。”

“早上喝饭时烫上一个不行吗?”

“啊…不带不带,我都说了没空吃。我走了啊”然后艾兔就带着背包逃之夭夭。

但是每次回到家时,爷爷依旧会煮好很多的茶叶蛋,经常多的好几天都吃不下。

快到家门口时,哥哥交代艾兔:“进门就哭。”艾兔撇了撇嘴,一天没喝水,之前哭得太久,怎么也哭不出来。

“我 先喝点水。”艾兔这样说着推开厨房门,忽然发现电磁炉旁边放着的是一锅煮好的茶叶蛋,这是最后一次了。本以为枯竭的眼泪又一次夺眶而出,这是最后一次了, 身在病榻的爷爷也没忘记给自己煮好茶叶蛋。眼泪悄无声息的滑落,艾兔用手背拭去又滚落,一个人在太久,艾兔已经习惯了无声的哭泣,虽然莫大的悲伤,却怎么 也哭不出声。

墙上写的是自己学校的名字,艾兔看着,之前爷爷不止一次的问过自己,但是几次以后却变得不耐烦,含含糊糊的糊弄几句,后来就变 得语气不善,再后来大声说几句就走掉。然后呢,爷爷把家里的墙上,都写上了自己学校的名字,虽然它看起来很丢脸,并不小时候爷爷期待的本科,但是却依旧被 写满了墙壁。

拜托了,请不要离开我,这一次我求求你们骗我吧。艾兔这样想着打开爷爷房间,姑姑几个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