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见,二次元

29 12月

再见,二次元

去年这时候,朋友给我说,趁现在倒闭,还能赶上回家过年。

虽然话是这么说,但是他还是艰难的撑到了第二年春天,花掉了所有积蓄,卖掉了自己的车。

不出意外,还是倒闭了。

他在寒冬开始的时候选择了创业,终究没有撑过这个冬天。

二次元市场风起云落,从资本手中的香饽饽到现在无人问津, 持续了一年的冬天到底有多冷,从业者有最直观的感受,至少,用爱发电也不再够了。

这个十二月对我来说是无比煎熬的,三个赞助商撤出了两个,还有一个结算一拖再拖,整整一个月才走完结算流程。

这在五年前的市场几乎是无法想象的,那时候的产品甚至疯狂到了直接预付一季度赞助费,市场的冷清和生活的艰难让我不得不认清现实,全职从事二次元相关行业,用爱发电已经是过去式了。

撑过了一次又一次市场的寒冬,而今终于弹尽粮绝,闲暇时间我也在思考,市场是如何一步步走向了今天。

动漫从小众走向大众,有几个关键的节点,这后面总是影影绰绰的藏着鹅厂的影子,幸运的是,我曾经作为小说作者,见证了文化产业在资本运作的盛况。

时隔多年,有些细节已经无法记清,我写小说的那几年,正是鹅厂启动文化产业战略的时候,当时某度不甘落后,多酷文库应声上线, 阿里发布自己的阿里巴巴文学(拖很久把自己拖死了), 移动联通也有自己的无线分发渠道。

那时候民工文在市场占了半壁江山,在流量还是30M/5元的时代,阅读小说是普通人能承受得住的为数不多的娱乐。

无线端刚出现时,虽然有着不错的收入,但是作者们由于签的合同都是买断制,除了署名权,几乎没有其他的权利,网站拿着小说去无线端这个新产品售卖时,作者是没有什么分成的。

起点纵横没能拓展的市场里藏着如此多的钱让无数人诧异,10年左右,一百万左右资金,几十个作者,就敢开一家小说网。

应运而生的就有了冲量,洗稿,你写的好,精品,但是编辑会劝你,都是按字数卖的,多水一点,收入更好。

谁会和钱过不去呢?那几年小说水准直线下降,第一梯队的作者水平下降逐级传导,再加上平台的低保机制,写的再烂,只要过了及格线,平台会发各种低保维持作者最低生活水准,如果你的文章实在太烂,连签约都没希望,最后可以直接买断卖给那些小网站冲量,印象中三十万字就有四百块钱, 于是牛鬼蛇神都出来了,工作室洗稿,小学生初中生,这些都是真真切切发生过的。

最终鹅厂以一种压迫的姿态创建了创世中文,收购了起点,导入了某度的多酷文学一部分流量,至此,鹅厂在文化产业布局已经走在了前列。

除却女频和都市文,涉及超能力和修仙的小说由于种种限制,被漫改是必然的。

有妖气的数据暴涨和斗破苍穹漫改的成功让鹅厂从中嗅到了机会,由于市场对动漫的认知偏差,大量的资金进入了实体动漫杂志,鹅厂由于对纸媒缺乏经验,选择了成立企鹅动漫。

(2015)股市下跌涌出了大量资金,已经烧热了锅的二次元市场无疑是处在下一个风口,一个PPT,十几个员工,刷些假数据。立马天使轮到手。

那时候市场的急先锋是二次元社交产品,大量的二次元社交APP,如:第一弹、次元社、neta、番薯小报、高能贩等等产品雨后春笋般涌现。

资本认为只要有用户量,变现并非难题,有用户就有下一轮融资,真假量一波波做出来的数据花了眼迷了心,资本的雪球滚得越来越大,但是靠大家心照不宣引流来的用户,掺了太多肮脏的东西,这些东西迟早还是会带来恶果,暂且不表。

用户量激增带来的媒体曝光,那些年各个产品似乎都想蹭一下二次元的热度,各地漫展数量激增,漫展内一样的东西翻一倍价格是正常的事儿,带着本子和周边产业蓬勃发展。

与此同时,和二次元都处在风口的还有房地产,不少新商业街都会主动出钱邀请漫展举办哄场子,一来一去,线上线下知名度都开始了跨越式上升。

日漫的爆红终于引起了大家的重视,国漫扶持文件一出,资本发现了最后一块没有被染指的地方:漫画。

国产漫画从大火到今天几个大平台连稿费都发不起,和之前我说的网文发展那几年惊人的相似,稿费从50-100一张一路飞涨到100-300,这期间的暴利养活了无数的工作室,只要你敢画,我就给钱,数据差? 平台亲自给你刷数据

但是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,你要证明给资本看,怎么变现,在哪变现?

大圣归来 9.56 亿票房证明了这个市场,证明了情怀和未被充分发掘的变现能力。

IP这个概念无限制的爆红,就像坐上了火箭,满眼的都是收购IP的消息,不懂也没关系,只要能收购下来转手卖也能赚大钱。

对未来的美好预期引来了更多的投入,资本反哺市场,由于作品数量无法造假,能大量灌水生产内容的作者、工作室成了香饽饽

同期手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强势崛起,雨后竹笋般涌出的手游,让一直渴望着老婆的死宅终于有了亲自prpr老婆的机会,第一波吃螃蟹的公司赚的盆满钵满,盖娅互娱更是大手笔直接买下了几个民工漫IP变现。二次元变现的无穷潜力让人为之疯狂,三十万五十万就想创业大有人在,觉得自己是市场的幸运儿,风口的那头猪。

殊不知,繁荣的市场已经处在了泡沫破裂的边缘。

同质化手游导致的审美疲劳,用户新奇感结束后,没有更多的钱充值,市场进入了平稳期,本该是退出市场的机会,但是fate强大的变现能力给了人无限的希望。

有些公司就如此错过了最后一次全身而退的机会。

fate手游的变现成功并不能代表其他人的成功,而在寒冬中苟活的从业者,没能等来下一轮融资,却等来了来自大洋彼岸的寒流

17年中旬,感受到了市场的危险,18年中旬,早早规避的我还是迎来了寒流。而在18年末,我也走向了弹尽粮绝。

一场肃杀的冷风吹走了市场的泡沫,大平台砍掉冗余业务,做大做精,下一轮春风再起必然是蓬勃发展。

二次元会更好,这一场冷风冻死了太多肮脏的东西。

但等不到复苏的那天了。


3 Comments

  1. 很难受,在小时候还没有那么多动漫类的app的时候,总是把零花钱攒起来,去租一盘动漫的光碟叫上小伙伴们一起看。现在虽然不用买光碟了,但对这个圈子已经没有了当初的热情,随着时代的进步,喷子这个全新的生物已是无处不在。什么漫画改小说改的动漫和电视剧层出不穷,滥竽充数的为大多数,都是在卖ip,什么斗气化马,武动乾坤,就连中美合拍的西游记都出来了。之后就是根据火起来的动漫和电视剧“衍生”出来的与原内容毫无关系的手游了。这个产业链也从不管别人的评价,就顾着捞钱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